香港医疗保障:贫富均等?
2017-12-29 15:11

gxw72.com——香港专业免费咨询平台

导语:香港,经过几代人数十年的辛勤努力,取得了辉煌的经济成就,奠定了作为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之一的重要地位,并在国家现代化建设和国际经济格局中发挥着特殊作用。在成为国际化大都会的发展过程中,香港在许多方面都有精华之笔,不乏成功范例,积累了一系列成书的经验,值得认真总结。

本次“香港经验”专题,涵盖了大众最为关注的香港医疗保障、香港高等教育、香港公务员制度、香港企业管治等多方面内容,供内地读者借鉴、交流。

香港医疗保障制度堪称全民健康服务制度:由政府直接主办一体化的医疗健康护理,为市民提供高质量、全方位的医疗健康服务。市民也可以自行购买商业健康保险,享受商业健康保险有关待遇。由于香港公立医院提供的服务质量高、收费低,市民一般都会选择公立医院提供住院和门诊服务。

香港医疗保障制度覆盖所有持有香港身份证的市民。确定这样的覆盖范围,是因为香港医疗保障制度的出发点是面向全体市民提供整体医疗体系,保证没有任何市民会因为经济能力不足而无法获得应有的医疗服务。

▲香港特区医疗卫生管理架构

筹资方式

香港医疗

香港公立医院的经费主要来源于税收,由政府通过财政预算提供。政府采取预算拨款的形式给公立医疗机构提供经费。医生和有关人员均享受公务员待遇,接受政府统一规定的工资福利。

 香港的公立医院不是一个独立的利益单位,而是附属于政府的机构,因此没有营利的动机,也就不存在医院利用医疗服务的专业性谋取私利的问题。

▲2009年医管局共有55,000名员工,包括5,000名医生、20,000名护士、5,000名专职医疗人员及25,000名后勤员工。

个人付费

香港医疗

香港市民去公立医院和诊所看病只需支付少许费用。公立医院和诊所的收费标准是,普通病房每日收费68元(2002年11月29日上调为100元),一切膳食、住院、化验、药物及手术费用均包括在内。公立普通科门诊诊所每次诊症收费37元,专科诊所每次诊症收费44元。香港的公立医院和诊所收费水平远低于成本。据测算,公立医院普通病房的成本是每天3100元,而收费标准连零头都不到。

另外,经济困难的市民还可以申请看病时减收或豁免个人支付的这部分费用。而政府则要对申请者进行家计调查 (调查内容主要包括家庭储蓄、个人工作、劳动能力、年龄等), 以确定申请者是否可以减收或豁免看病时的个人支付费用。

除公立医院外,香港也有私人诊所和医院,这些私人诊所和医院采取市场化运作,依据医疗服务成本自主确定价格。由于香港公立医院提供的住院和专科门诊服务质量高、收费低,目前,全港94%的医院服务是由公立医院提供的,另外6%由私人医院提供。普通科门诊则主要由私营的普遍科医生提供,主要原因有:一是病人向私营的诊所看病,可以自主选择医生,诊疗时间也更有弹性; 二是私营的普通科医生每次诊症收费约 150元,大部分市民都能负担得起,并认为“物有所值”。

▲香港医护人员为危及病人进行抢救图

药品管理

香港医疗

在目前的医疗体制下,香港卫生署负责全港药物的登记和注册、社区药房和本地药厂的监管及有关药剂法规的执行。各医院、诊所的药剂管理则根据管理机构或性质的不同分为三个体系:医院管理局(HA)负责统筹公立医院及其门诊的药剂服务;卫生署则负责维持普通科门诊的药剂服务;私立医院和私人医生的药剂管理由他们自行负责。

HA管理的公立医院的药品支出占全港药品支出的大部分, 因此,香港药品管理的关键在于HA所负责的药品管理。HA总部的总药剂师办事处(总药办)是负责公立医院药品管理的具体执行单位。HA对药品管理主要通过建立“两个委员会”、确定“两种制度”来进行。

“两个委员会”指中央药物建议委员会和药物评选委员会。其中,中央药物建议委员会负责管理新药的引进,由医院“药事委员会”向中央药品建议委员会提交引进新药的申请书,委员会成员就新药的效用、安全性和成本效益,对各医院的申请作出评核和建议,并提出适当的用药方针。药物评选委员会负责非专利药的审评,香港为确保公立医院药物的素质,所有需使用的非专利药品,必须由药物评先委员会审核通过。

 “两种制度”指医院协定处方制度和中央采购制度。医院协定处方制度的内容包括药品目录、新药评估、用药范围等,未纳入协定处方的药品需市民自付。中央采购制度指总药办把总开支较大及用量稳定的药品列为中央采购,通过竞价投标签订购买合约。

▲香港的中药店

挑战和采取的改革措施

香港医疗

就目前而言,香港医疗保障制度的效果还是比较好的。2001年,全港医疗卫生总支出占GDP的5.2%,当中政府支出占GDP的2.7%,低于美国的14%和英国的近7%的比例。而香港的人均预期寿命男性为77岁,女性为82岁,高于美国人均预期寿命(男性为74岁,女性为80岁),也高于英国人均预期寿命(男性为74.3岁,女性为79.5岁)。但随着社会、经济等因素的变化,全民卫生服务的医疗制度也正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

一、经济处于徘徊阶段

部分市民收入水平下降,财富萎缩,与此相对应的是政府收入减少,公共开支负担加重。

二、人口老龄化

全港670多万人口中约有11%为65岁或以上的老人,预计到2019年,这个比率将增到15%。老年人口的增加,必然导致全社会医疗费用负担增加。因此,即使保持香港市民的现有医疗服务享受水平不变,由于人口老龄化的影响也将要求政府不断增加在医疗卫生方面的投入,政府财政将面临巨大压力。

疾病谱变化

香港市民所患疾病以慢性病居多。与以往相比,传染病的发病率已下降不少。现在造成医疗费用负担的疾病和残疾多是由慢性病引起,这类疾病需要长期护理,加上涉及大量人力和高新医疗技术,费用十分高昂,这也给财政和医院带来巨大压力。

香港政府和医疗管理局针对上述挑战,提出了一些应对措施,主要有:

增加个人收费,抑制不合理的医疗需求。—是从2002年11月29日起,将公立专科诊所每次诊症收费由44元调整为100元;二是从2003年4月1日起,将公立医院住院收费由每天68元增加到每天100元,并对药单中的每一类药物收费10元。

建立信息管理系统,提高医疗服务效率。香港拟在各公立医院之间建立共同的信息平台,以期信息共享,这样一方面可以杜绝重复挂号,另一方面也可为市民提供各医院的就诊人员情况,引导市民合理选择医院,从而缩短病人的等待期。

提出了建立颐康账户的设想,以应对人口老龄化的趋势。

颐康账户,是指每名市民从40岁开始,直至64岁,必须把大约1至2%的收入存在个人账户,用以支付本人和配偶将来的医疗开支。除非供款人患上残疾,他们必须年满65岁,才可开始提取供款,用以支付公立或私立医疗和牙科服务的费用,或向私营保险公司购买医疗和牙科保险。建立这一账户,旨在鼓励公众在年轻时进行储蓄,以提高自身年老时抵抗疾病风险的能力。

不得不提的是,正因为香港医疗制度备受推崇,不会有人因为贫困而得不到治疗,却同时戏剧性引发争议甚至非议——因为制度太好太完善,结果引来一班滥用和想分一杯羮的人,导致“双非”孕妇闯关,急症室长期爆满……香港明明出生率极低,却发生本地孕妇常常预约不到分娩床位和检查的囧事……这些新出现的问题也亟待研究、出台相关处置办法。

对香港医疗制度的沿革,成效抑或“过犹不及”,《医学霸权与香港医疗制度》一书亦进行了更加深度、更加广度地系统性研究,包括医学专业如何影响香港医疗制度的发展,探讨香港“医学霸权”的源起和形成经过,并分析这种现象对香港的医疗体制,包括公家与私家医院的营运模式、长期护理服务政策、中医药在香港的发展,以及医疗融资改革等的影响,从中揭示香港医学界的独特角色和超然地位。

预约顾问
免费定制保障方案
*必填
*必填
方便接电话的时段
正在加载结果,请稍后...